????大婚流程岂能说改就改,礼赞本觉得于礼不合,但毕竟王爷最大,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于是清清嗓子,跳到下一环节,高唱:“新娘出轿!”

????便有喜婆将轿帘打起,苏柒便见一双盛装打扮的童男童女:慕二爷家的骏儿和四爷家的长女蓉儿,一持香烛一抱鲤鱼立在轿前,脆生生齐喊道:“新娘出轿,富贵盈门!”

????可爱得很……苏柒忍俊不禁,便有侯府跟来的送亲婆子,将封好的大红包给两个孩子递到手里。

????苏柒深呼吸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本该由喜婆搀着出轿,却见某王爷两步上前,将那只手握在掌心,亲自把她从轿里搀了出来。

????两个喜婆面面相觑:王爷,也太心急了些……

????慕家众兄弟挤眉弄眼:得,又一个怕老婆的主儿!

????苏柒不晓得众人的心思,在慕云松身旁站定,感觉身旁有许多双眼睛皆在她身上打量,立时站直了身子,按照教习先生的要求,摆出个大家闺秀端庄持重的姿态,垂颈耐着性子听礼赞那冗长又难懂的祝词。

????却忽闻身旁一个低低清糯的声音:“昨晚睡得可好?”

????“呃……嗯。”苏柒忍不住透过红盖头瞥他一眼:成亲呢,您就不能严肃点儿?

????偏偏某人不领情,兀自勾唇暗笑:“可我,直至天明也没睡着。”

????说起来,他也是曾成过一次婚的人,但此番的激动、忐忑、紧张等诸多复杂心情……连他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

????此时,礼赞的祝词终于念完,便有慕二爷和慕四爷两个傧相捧镜引路,慕云松牵着苏柒的手一路向前,跨过红漆木马鞍,再行几步踩过猩猩红毡席,再往前是个烫金镂空的火盆,里面几块碳正烧得火红。

????苏柒顿时担忧她身上“燕北独一份”的嫁衣,脚步便不自觉慢了些许,却觉掌心传来温柔一握,他的声音在她耳畔:“不用怕。”

????说着已来到火盆跟前,苏柒尚未想清楚,教习先生是说先迈左脚呢还是右脚,但觉纤腰上一紧,人已被他抱起,云里雾里地从火盆上掠了过去。

????这样也行?苏柒有些发懵:原来,教习先生口中所谓必须要遵守、半点不能错的诸多大婚规矩礼仪,到了王爷这里皆是浮云。

????果然谁最大听谁的,权力是个好东西!苏柒在心中啧啧感慨。

????慕云松将他的小娘子放下,紧握着她的手继续前行。

????再行几步便是王府正堂,但见老王妃端坐在正堂主位之上,身着酱红云锦吉祥纹的禙子,花白头发梳得格外油光整齐,戴着喜鹊登枝图案的抹额,正满脸含笑地望着一对新人携手并肩走来。

????但见自家儿子英武挺拔如同参天松柏,儿媳娉婷优雅犹如婀娜藤萝,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老王妃望着望着,眼角便有些酸涩,转眸望了一眼身畔端正摆着的,老王爷慕玉棠的牌位:

????王爷,伯寒终觅得良配,从此不再孤苦一人,你在天之灵,也能安心了罢!

????老王妃心中正五味杂陈着,一对璧人已步入正厅,来到她面前,早有下人捧来大红蒲团,在正厅中央摆好,便有傧相和喜婆分别引着新郎和新娘至蒲团前。

????礼赞唱到:“天地交泰,保合太元,人间二美,星会桥边。男娶女嫁,合卺大吉,齐拜祖先,华堂吉庆,美语喧然,天配良缘,互敬互爱,合好百年!新郎新娘拜天地!”

????便有人搀扶新人双双在蒲团上跪下,听礼赞道:“一拜天地!”

????苏柒将双手交叠眉前,端端正正拜了下去,叩首的瞬间,用眼角余光透过大红盖头去望身旁的慕云松,却碰巧撞见他亦在偷望她,眼神相交,他便冲她挑了挑眉。

????苏柒触电似的收回目光,心有余悸:这般挤眉弄眼,要是被婆婆看见了……

????被喜婆扶着起身时,尚对这位新郎官有些愠恼:成亲呢,你就不能……

????却被礼赞的声音打断:“二拜高堂!”

????便有下人来将大红蒲团摆至老王妃面前,慕云松携了苏柒的手,在自己母亲面前双双跪下。

????老王妃经历过多少风雨波折,向来自恃心大,此时竟被他二人跪得有些许紧张,只扯着一张笑脸,口中不住道:“好,好啊……”

????慕云松向自己母亲望去,见她竟红了眼圈,一时亦有些动容。

????他这个嫡长子,从小到大让母亲伤了多少神、操了多少心,有经历过几番生离死别,如今想来,实在是愧疚汗颜。

????慕云松忽然很想好好地给母亲磕上一个头,为了过去,亦为了将来。

????偏偏,就在一对新人要双双拜下去的时刻,异变突生。

????苏柒听到身后先是一阵骚动,夹杂着几声惊呼,紧接着便是一声熟悉的虎啸从脑后传来。

????烧麦?这家伙怎么跑这儿来了?

????说起来,这些天她忙着备嫁,一直没怎么关心过这个老虎儿子。后来住进侯府,自然不方便带着它,便将它留在了王府。

????她想着,左右有慕云松、慕云梅、慕云萱等众人照顾着它,烧麦平日里在王府一副小少爷态,日日吃了东苑串西苑,又惯会撒娇卖萌见风使舵,王府从上到下皆娇宠它,便也没多做安排。

????她之前亦曾听慕云松提起,说大婚之日王府宾客众多,怕它一只老虎惊吓到客人,故而要将烧麦暂时关在柒寒院里,待宾客走了再放它出来。

????难不成,是这家伙见阖府的人都聚集于此,独独无人理会它,心中吃味儿,从柒寒院溜出来凑热闹了?

????苏柒想至此,不得不微微转头,用个抚慰语气道:“烧麦乖……”

????熟料她尚未说完,身后又是一声振聋发聩的虎啸,烧麦利箭般冲进正厅,骤然腾身而起,竟是从苏柒头顶略了过去,直扑端坐在八仙倚上的老王妃!

????它这一扑带着十足凌厉的架势,是个不折不扣的杀招,慕云松眼疾手快,身形骤起,护住老王妃向侧一闪!

????老王妃前一秒还沉浸在喜悦之中,这一下完全猝不及防,连人带椅子倒了下去,跌了个十足十的狼狈。

????慕云松生怕老虎再度袭来,忙将自己母亲护在身后,着实气愤地一声斥责:“烧麦!你干什么?!”

????但烧麦此时,对于自家爹爹的呼喊完全不理不睬,一扑过后站稳了身形,折过身来再度蓄势待发,偏偏身前多了个大红衣裙的身影,冲她喊道:“烧麦,你疯了么!”

????苏柒深觉,这老虎儿子若是再不管怕是要翻天,便忙不迭拦在它身前,打算将这关键时刻添乱的家伙弄回去。

????烧麦极不耐烦地用前爪刨了刨地,忽然仰起头来发出一声大叫,用一双赤红的眼眸死死盯着眼前的人。

????苏柒被它凶狠的目光盯得心中一凛,失声到:“你这是怎么了?”

????这哪里是她那惯会撒娇耍赖的老虎儿子,那一双布满血丝的虎目中,明明白白地闪着要杀人的光!

????她尚未弄清缘由,眼前的老虎已再度身形一弓,如闪电般向她扑来!

????此时的烧麦已一岁有余,立起身来比苏柒还要高些,加之常年鸡鸭鱼肉地养着,身形十分肥壮,此时高高跃起一扑之下,竟生生有几分泰山压顶的气势!

????此时慕云松亦看出了问题:烧麦这一扑,全然是饿虎扑食一般,欲置苏柒于死地,当下大急,闪身便要去救。

????无奈此时,他与苏柒之间尚有两丈远的距离,烧麦凌厉的虎爪却已至苏柒跟前,纵是他拼劲全力,也必然慢上一步!

????偏偏苏柒面对骤然发狂的老虎儿子,吓傻了似的,呆立着一动也不动!

????慕云松焦虑地五脏欲焚,几乎是合身冲了上去,但那索命的虎爪,已向苏柒头顶狠狠拍了下去!

????便是这生死一瞬间,苏柒仿佛体内本能爆发,不见身形动,人已向侧边瞬间滑出两尺,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虎爪的攻击!

????烧麦两扑不中,便泄了几分气势,放一落地,便被隐逸率众暗卫用绳索制住,压伏在一旁。

????苏柒一闪之间,头上的大红销金盖头飘落,露出一张妆容绝美却带着骇然的面庞,略定了定神,便向老王妃问安道:“王妃娘娘可安好?”

????老王妃刚被身旁的侍女搀了起来,然此时,正双眸定定地盯着苏柒,脸上一副遭了雷劈的震惊表情,比方才遇虎袭尤甚。

????苏柒被她盯得不自在,摸了摸鼻子道:“我……怎么了?”求助地向四周望去,才发现满堂之人,包括慕家兄弟在内,皆如同被点了穴似的愣住了。

????苏柒有些不明所以:诸位都是久经沙场之人,见过的惊险场面何其多,被一只老虎吓成这样,不至于吧……

????她正思忖着,却忽闻老王妃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方才那一记轻功身法,从何而来?!”

????轻功身法?苏柒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情急之下,不自觉地施展了两步轻功,才堪堪避开了烧麦的致命一击。

????莫非那两步三脚猫的轻功又惹了祸?忆起苏先生昔日嘱托,苏柒顿时有些汗颜,“这个……”便抬眸求助地向慕云松望去。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9397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