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琮压着心里的欢喜,手臂裹住苏蔷在怀里,深深吸了一口她发间的香气。

????“报——”外面又有急报传来,两人站起来,神情缓缓从蜜意转换成肃然。

????“如何?”他背对着来人,调整最后一丝情绪。

????“殿下!”那人头上的汗珠掉落:“南夷皇子把陛下请到城墙上去了,喊话要见您。”

????城墙……

????请上去了……

????李琮先是大惊,接着转身看向报讯官:“你的意思是说陛下醒了?”

????那人脸上也是忧心和惊喜交加的神色。早听说皇帝陛下昏迷不醒,巧的是如今情势危急,竟然醒了。

????他忙把所见禀明。

????李琮看向苏蔷,脸上也有些喜悦:“父皇醒了,看来张雀先的法子灵了。”

????苏蔷点头,也静静地笑了。

????倒是报讯的官员一脸迷惑。怎么太子殿下像是早就知道皇帝陛下会醒的?

????他小心垂下头,不敢再抬头打量太子。这太子往日借着病弱的由头在东宫闭门不出,没想到事事尽在把握。以后这大弘的天,算是彻底变了。

????“摄政王如何了?”李琮又问。

????“去救援的林奕将军已经扫平玉山,把摄政王救出。摄政王不听劝告,直奔皇城而去。”

????“无妨。”李琮道:“一会儿就能见到他了。”

????到得城墙下不远,果然见李璋已经披甲而立,站在城墙下。他面色有些颓然,却依旧撑着自己做出一副英姿勃发的神情。

????倒是李琮神情仍然淡淡的,由于先前失血的原因,面色依旧苍白。

????他见到李璋,远远唤了他一声。

????李璋看过来,神情很是复杂。

????原本以为自己已握有大弘权柄,只差一步就可以把这个病弱的太子清除,怎么突然他就病愈了,突然他就握住了军权,突然他就杀伐决断把自己的人清除干净。如今南夷围城,更显出了他的羸弱。

????且更气人的是,南夷的大皇子司马朔日,竟然是他往日的谋士章朔。

????如今看到李琮到来,他颇有些没好气。转身对着城墙喊话:“叫章朔出来见我!”

????对面的传讯兵站在城墙上,颇有些趾高气扬:“我南国没有叫章朔的!我南国大皇子司马朔日要见大弘朝太子李琮,不见别人!”

????李璋一张脸气得发黑。

????李琮面色冷淡地抬了抬,看向城墙之上道:“吾乃大弘太子李琮,贵皇子何在?”

????司马朔日没有现身,不过城墙之上缓缓升起一个高台,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被赶到了高台上。

????一个是宣成帝,一个是三皇子。

????城墙上是万千敌兵,自己亦在对方弓箭射程之内。可李琮只是缓缓理了理衣角,便郑重跪下去。

????“儿子给父皇请安。”他大声道:“恭祝父皇江山永驻!”

????城墙下数万兵士一起抬手整理军袍,接着齐刷刷跪下去:“我等,恭祝陛下江山永驻。”

????李璋也跪下去,重重叩了一个头。

????大弘兵士以全无防备之姿跪倒在城墙外,为陛下请安。宣成帝热泪盈眶,抚了抚身边三皇子的头发。

????“起来吧。”他缓缓道:“爱卿们可有退敌良策?”

????四周南夷兵士虽静立不动,却如同被雷击中一般。

????怎么自己占了城池,对方却浑然不怕呢?

????……

????()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9396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