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糖听到最后都有几分咬牙切齿,果然,这家伙还是打算死了。

????她微笑地看着他,嘴上放着狠话,“王爷可以试试。”

????卫戚再傻也可以看出她生气了,何况他也不傻,好不容易将人找回来,他又没病,非把人给气走。

????至于她欺骗自己一事,这都是小事,只要她可以留在身边。

????这不,在她放完狠话后,他便开始转移话题,“碎碎肚子饿吗?我让人准备了些清淡的食物。”

????碎碎饿吗?

????碎碎饿的,苏糖从来都不是傻姑娘,生气归生气,那也得把肚子填饱继续闹。

????只不过,她看着某人相当于照顾残废的模样,嘴角一抽,“王爷,我没断手也没断脚。”言下之意便是不需要你喂。

????卫戚却笑眯眯道:“我提前训练下,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若是哪里做的不好,碎碎可以说。”

????苏糖总觉得他意有所指,刚想质问,猛地对上那灿烂的笑容,一时都愣住了。

????卫戚长得好看,这一笑,就显得更好看了。

????他说:“碎碎,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与我说。”

????常言道,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可就凭着卫戚这张脸,若是当起舔狗,谁都遭不住。

????一顿饭吃的心猿意马,最后还是苏糖借口要休息,才将人赶走。

????马甲曝光了,她一时还没想好用什么态度来对他,不过卫戚倒是接受良好,又是华服又是首饰,恨不得把整条街都给她买来。

????卫戚先前不清楚她林碎的身份,说了很多过分的话,做了许多混账的事,他也不否认,可现在,他只想尽量弥补,甚至自欺欺人地选择性遗忘他的小仙女,心中并没有他。

????他总觉得,一件事做久了,她总会回头看自己一眼,至于这途中,他将杜绝一切外来人员。

????苏糖也不傻,住了几天,便能感觉到,他虽说其他方面都纵容自己,可一旦自己做出要离开的表现,周围那群禁卫,将无处不在,将她团团包围。

????她也不吵,更不闹,就这么笑吟吟地问卫戚,“戚王是想将我关一辈子?”

????对于卫戚来说,他还真的有这个能耐,只不过当他看着那双流光溢彩的双眸时,突然哑口了。

????他开始扪心自问,他亲自将小仙女的翅膀折断,他会开心吗?

????最后的答案,是否。

????他不但不会开心,还会难过。

????他的小仙女,合该拥有这世上最好的东西啊。

????可他卫戚,从来便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啊。

????苏糖原以为这家伙会上演一把霸道王爷的爱情虐恋,可到最后,居然是管事跑来求她,求她去看看王爷。

????她心中疑惑,还未靠近书房大门,便嗅到了一股冲天酒气。

????她脚步一窒,眉头微蹙,问管事,“他这是喝了多久了?”

????管事愁着脸,“三天了,自姑娘上次与王爷聊完之后,王爷便将自己关在书房。”他越说脸上的愁容就越明显,“今天早上皇上圣旨下来,说要犒赏王爷,要让王爷参加宫中晚宴,可王爷这状态,怎么参加宫宴。”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晋王被关禁闭,几乎与庶人一般,卫戚解决了皇帝心头大患,那么下一步,自是要卸磨杀驴,将矛头对向他了。

????新帝如今正愁抓不住卫戚的把柄呢。

????管事越说越焦急,到最后,苏糖叹了口气,颇有几分认命。

????还能怎么办,自己的男主,只能自己护啊。

????“你去拿些醒酒汤过来。”苏糖吩咐完管事,便大步朝着书房走去。

????卫戚已是大醉,可两只手却没得空,一只手抱着酒壶,一只手却拿着笔,桌案上散落了不少画卷,因为大醉,竟是连书房多了个人都未曾发现,直到抬眸,凤眸中带着浓浓地酒气,嘴中也不住呢喃,“果然是喝醉了,本王都见到碎碎了。”

????“呵,酒,真的是好东西啊。”说完,拿酒当水,直接倒在砚台上,沾以墨水,继续作画。

????他嘴上还在碎碎念,苏糖听不真切,直到走进了,方听到他说:“定是本王没画好,本王的碎碎,怎么能不开心呢。”

????酒借愁,笔为相思,这样人前显贵的人,背后却是如此卑微。

????苏糖便是再铁石心肠,如今也有几分动容了。

????“卫戚。”

????“嘘……”卫戚虽已酩酊大醉,可当他用笔当食指,在唇上对她轻嘘时,整个人都如那放荡不羁的贵家公子,散漫慵懒,又因为眼中的愁容,令人心疼。

????他轻笑,脸上扬着笑,眼中却有着无尽寂寥,他说:“碎碎你别说话,本王都知道。”

????这模样,可真的是卑微爆了。

????苏糖一时没忍住,放低声音,问他,“你都知道什么?”

????卫戚还是那副表情,可眼神却再也舍不得从她脸上移开,像是在看她,又像是透过她在看其他什么。

????“本王混账,碎碎那么好,我却留不住她……”

????“留不住她……”

????他说到最后,直接以大笑掩盖满脸落寞,“可我舍不得啊,那么好的碎碎,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管事端着醒酒汤过来时,就听到自家王爷如此寂寥的话语,顿时眼中一酸,起了雾气,“姑娘,您要的醒酒汤。”

????苏糖能看出管事的心疼,可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指责自己一句,只放下醒酒汤,便退了出去。

????苏糖这人吧,吃软不吃硬,你若对她硬气,那她能比你还硬气,可若是现在,她反倒不知所措了。

????半响,干巴巴地将卫戚拎过来,“喝下去!”

????卫戚也任由她拎着,乖巧极了,只一双漆黑的瞳孔死死地盯着那醒酒汤,“这是什么?”

????苏糖,“醒酒汤,能让你清醒的东西。”

????她忍不住想,这疯子,知道自己喝醉之后是这副模样吗?

????明明先前在自己面前酷炫拽的不行,结果背后,就差偷偷抹眼泪了。

????卫戚突然一改之前的顺从,啪的一下,将那醒酒汤给拍到地上,温顺的双眸突然变得赤红,整个人也开始变狂躁,可再狂躁,也没舍得伤她半分,即便‘她’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我不喝!喝了,就见不到碎碎了!”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93816/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