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秋寒并没有在珠宝加工厂多逗留,如今他心里也已经心里有数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快把董杰送到医院去接受治疗。

????在小食堂门口的时候,董杰就因为被贾书记一脚踹开后,撞在置放餐具的架子上,架子上的瓷碗直接砸在了董杰的脑袋上,直接给砸开了一道口子,而且,被碎瓷片划伤的头上伤口至今都还在流血。

????之后又没有去处理,而是被几个工人把他和上官秋寒要送到了保安室,上官秋寒倒是没有受到多少毒打。

????反倒是董杰因为之前妨碍过贾正经的好事,早就被贾正经惦记上了,所以,贾正经第一时间就把董杰当成出气筒,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甚至贾正经手中的那根警棍都往董杰的脑袋上招呼,将董杰刚刚有点凝固的血痂,又再次崩裂开来,鲜血几乎都快染湿他的头发。

????可以说,董杰的昏迷过去,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失血引起的昏厥。

????对于董杰身上受的所有伤,上官秋寒虽然全程都没有提一句,甚至表现得有点冷漠,一句替董杰求情的话都没有说,但不代表上官秋寒就真的是一个无情冷漠的人。

????董杰之所以会弄成这样,基本上都是上官秋寒招惹的,也是董杰为了替上官秋寒说好话,才会受到牵连的。

????况且,就凭当时董杰为上官秋寒被诬陷是小偷的时候,敢对无耻的贾书记和郝副厂长据理力争,甚至还替上官秋寒挨打,就算是送到保安室以后,董杰也是想要保护上官秋寒这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小老弟。

????他做的这些,上官秋寒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董杰这些举动对自己并没有多大帮助,反而把他自己给牵连了进来,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上官秋寒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当时董杰信任他就是口中的四喜兄弟的时候,上官秋寒差一点就承认自己是上官秋寒了。

????不过他的回答也并没有任何一点不妥。

????上官秋寒是四喜,思曦,思念晨曦。

????同时,他也是上官秋寒,上官家的二少爷,‘诺言’的总裁。

????“寒总,你没事吧?”何助理坐在车上,讪讪的问道。

????“希望能够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吧。”上官秋寒仿佛在自言自语着,目光瞟向窗外。

????“寒总?”何助理再次轻轻叫道。

????“有事吗?”

????上官秋寒反应过来,目光冰冷,脸色淡漠如常。

????“寒总,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那个贾书记和郝副厂长竟敢这样对你不敬,还敢诬陷你偷盗工厂的玉石材料,实在罪无可赦。”何助理也是对贾书记和郝副厂长厌恶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贾书记和郝副厂长搞出这档子幺蛾子的蠢事,她也不至于这么为难,还差点让上官秋寒受到一些保安的欺辱,这与其说是上官秋寒自找的,同时也是何助理的失职。

????“他们?呵呵,何助理,关于我之前交待刘副总收购工厂的项目,具体你了解多少?”上官秋寒突然抬头问道。

????“这个项目一直是刘副总负责的,就连这几个月对工厂的改造以及生产,也都是刘副总派人去接管的,不过他们都是按照您的吩咐,保留了原工厂的工人和领导班子,只是做了一些小幅度的调整,并没有做大的调动,怎么了,寒总,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何助理不是傻子,她多少也能从这次收购工厂之后,工厂对待上官秋寒的这个“工人”的态度上看出来,什么标准珠宝加工厂,就连领导都可以随意伤害工人,这就说明了在工厂里存在着不少蛀虫。

????那么当时上官秋寒考虑到工厂的原工人的利益,这才让刘副总在收购工厂的时候,尽量保留原工厂的原班人马,说到底,上官秋寒也是有一部分责任的。

????但是,说要保留领导层原班人马的这个想法还是刘副总对上官秋寒提起的,说是考虑到工厂的稳定,如果大幅度调动管理层的话,很容易造成工厂骚动。

????而上官秋寒的本意是不对那些工人进行调动,并且提高福利。

????显然,从上官秋寒到工厂后,从董杰的口中了解的情况来看,似乎刘副总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

????就是不知道这是工厂的领导做出来的事,还是刘副总一手搞出来的。

????“一会把董杰送到医院后,开一个最好的特护病房,绝对不能让他有事,听到了吗?”上官秋寒没有回答何助理的话,而是关切的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已经昏厥了的董杰,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想到去了一趟工厂,倒是算是认识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朋友吧。

????而上官秋寒从和董杰的聊天中得知,董杰是从农村来的,不过很早就来到这里的加工厂工作了,而且听董杰的口气,似乎他以前也是在社会上混日子的人,那么,他对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况应该也是了解一些的吧,或许,从他那里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只有在危险时刻才能够看出一个人是否真的真心对你,无疑,董杰还是很重情义的。

????他为上官秋寒的维护,做的一切,确实让上官秋寒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至少,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上官秋寒一直都是生活在谎言和欺骗之中,他就像是走在迷宫里,双目失去方向的瞎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人可以相信,什么人才是居心叵测。

????总之这一切的一切,牵连到太多的人。

????不是只有一个林月熙,也不是一个林家,甚至还有上官家,还有白家,还有不少家族也都参与进来。

????“是,寒总,可是寒总,难道今天贾书记他们那样对你,就这样算了嘛?要不是你之前就吩咐过,不要暴露你的身份,当时我就想说出你是就是总裁,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何助理有些愤愤不平,当时确实她和朱厂长的处境最为尴尬。

????至少贾书记和郝副厂长实在不知道上官秋寒的身份下对他出手,所谓不知者无畏。

????但朱厂长跟何助理都很清楚上官秋寒的身份,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上官秋寒受到伤害而装作不知情。

????甚至贾书记和郝副厂长从张姓夫妇口中得知,上官秋寒的名字之后,对他产生了一丝质疑的时候,何助理还要稍微配合一下上官秋寒的表演。

????当时何助理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微微摇摇头,她的意思不是自己不认识眼前的人,而是她不能说,还有就是提醒贾书记不要太过分了,不然他会后悔的。

????只是,何助理的摇头在贾书记等人的眼中,却是揭穿了上官秋寒“谎言”的证据。

????“那些不过就是一些小喽喽而已,这样,何助理,今天你回公司后,把公司关于这次收购计划的事情始末都给我调查清楚,记住,不要错过一个细节。

????你可以去找一些项目部的总监,让他配合你,务必在今天之前,把关于珠宝加工厂的收购项目的所有细节调查清楚,包括设计在这个项目的所有有关人员,并且你让朱厂长列出工厂里和贾书记和郝副厂长关系比较好的管理层,或者说关系户,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上官秋寒眉头微微一忖,开口吩咐何助理回到公司后交待给何助理的事情。

????“寒总,你不回公司了?”何助理好奇地问道。

????“今天我就不回公司了,好了,你回公司去完成我交待给你的任务吧,至于董杰,我还是自己送他去医院得了,你就不用管了。”

????“要不我先送你们去医院后,再回公司吧,反正也不是太远。”何助理说道,毕竟他们都在一辆车上,而且还是何助理开的车。

????“不用了,你开到上岛咖啡的门口,我的车在那里,把我送到那里就行了,我送董杰去医院。”上官秋寒吩咐道。

????“那...好吧。”本来何助理想说的是自己可以陪着上官秋寒一起去医院的,但是一想到上官秋寒交待的任务,确实比较麻烦,毕竟是涉及到刘副总负责的项目案子,在某些程度上拉看,何助理这已经是有点越权了。

????如果是何助理自己去查公司的项目内容,甚至签约细节,收购程度等的话,何助理很可能就会被当成一个商业间谍来看待,一旦被发现,至少她是不可能在公司待下去的。

????但这次,是上官秋寒这个大总裁亲自吩咐,并且还让项目部总监来配合何助理的工作,那就轻松多了,毕竟项目的一些材料都是项目部负责的,至少所有的资料在项目部的资料室里都能找到,所以,这样也方便了何助理的工作。

????当然,短短的一个下午就要调查出所有有关这次收购的细节,以及一些不合理的情况,甚至刘副总在其中充当的角色,确实很困难。

????但是就算是在困难,何助理都会尽力一试。

????这次不仅是一次考验,更是何助理的一个机会,一个能够成为上官秋寒心腹的机会。

????只要她把这件事办好的话,那么上官秋寒以后会更加信任她,会把更多更重要的事务交给她负责,并且何助理以后想要找个人嫁了的话,也更有资源不是吗?

????上官秋寒的朋友不多,何助理想过如果真的成为上官秋寒的朋友,那么当她这个朋友有难,上官秋寒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一瞬间,何助理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并且她也不敢耍什么小心机,她知道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上官秋寒一定是知道的,她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完成好所有上官秋寒所交待的任务,这就足够了。

????在上官秋寒身边也算是待了一段时间,不是很长,但也不是很短,就看上官秋寒能够这么深爱一个普通的女孩宛晨曦,甚至为了宛晨曦能够和所有人为敌的气概,何助理觉得,上官秋寒就不是一个像其他老板那样只重利益的商人,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性情男人。

????而和这样的男人相处最好的方式就是真心成为他的朋友,只要他把你当成朋友,那么就绝不会亏待朋友。

????“对了,寒总,还有一件事我需要报告。”

????“什么事?”

????“您还记得贾书记说的玉石材料丢失这件事,也就是往你身上担负的罪名,这件事我在旗下公司的报告中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报告,而且在包厢里,贾书记他们想要贿赂我,竟然拿出了一条我们公司的最新产品的钻石项链,价值二十万,以我了解,贾书记的工资一年不过也才三十万,这明显不是他能消费的。我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何助理确实没有把那些所谓的“茶叶”“化妆品”放在眼中,最后贾书记送的钻石项链确实让何助理眼前一亮,但她却知道自己不能收。

????要知道,这次她可是陪着上官秋寒一起去的工厂,要是让上官秋寒知道自己收了这么贵重的东西,那就真的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解释的了。

????“看来他们倒是挺懂事啊。呵呵。”上官秋寒冷冷笑道,但何助理却从上官秋寒的笑容里听出了一丝刺骨的冰寒。

????显然,上官秋寒说的是反话。

????“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说的一句话,他们说,这是他们对待领导一般的惯例,都是一些特产,但是我看过里面装的东西,全是现金,关于这件事我也找朱厂长打听过,他说这是自从工厂被收购后,才出现的情况,从总公司下来的都是领导。”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看来我们的刘副总在我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做了一些让我很不高兴的事啊,明天我们还需要再来一趟珠宝加工厂,顺便让朱厂长举办一个全场职工大会吧,时间就在明天下午,全部工人的工作都给我停下来,所有人都必须参加,没有特殊原因,不得请假。这件事你吩咐下去。”

????看上官秋寒的样子,他是要对工厂的某些人动手了,何助理连忙回应一声:“是,寒总,我会按照你的命令吩咐下去。”

????很快,何助理就把上官秋寒和董杰送到了上岛咖啡停着的车上,并且已经和医院打好了招呼。


欢迎大家访问:猪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s839.com/book/93802/588/